抬头看看,总觉得自己无论写什么,总能写出一副逗比的感觉来。。 (怨念)

我感觉年味又不是汤,哪来什么浓淡。。
我过春节的方式也几年前没什么不同,烧灶王爷,请祖先归家,贴对联,请灶王爷、老天爷,春晚,吐槽,压岁钱,玩笑打闹。。
什么都没变,除了人之外,人都成长了,你再也不会揣盒炮兴奋的满街乱跑了,再也不会在年初一起个大早的去挨家挨户的去拜年来了。
对了,你也不会对春节的食物与和活动感到兴奋了。。

你会把放鞭炮炸牛粪的熊孩子拉开并斥责那多么的脏。
你会在春节摇红包时抬起头不屑的看着家里傻笑的熊孩子,有什么好笑的。
却忘了这是曾经的你。
现在回头看看,这样捏碎并否定曾经的自己,是不是有种成长的残酷快感呢?

所以,今年的春节,我笑的很大声,一如往常的那个看猫和老鼠都能笑得满地打滚的傻孩子。